记得那是在我读初中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很叛逆,跟父母的关系很紧张。记忆中爸爸总有发不完的火,对我这也不顺眼,那也看不惯。学习成绩下滑很厉害,上课无精打采,渐渐的对学习失去了兴趣。? ? 于是,每天上午从家里出来,到了学校门口总是不想进去,开始漫无目的地闲逛。学校附近有家电影院,三楼被隔出来作为录影放映厅,经常放些香港或美国的片子。那时候正是香港电影业的辉煌时期,总有看不完的新片,特別是偶尔会有三级片在这里放映,这让正处于青春期萌动的我不由得兴趣盎然。加上一个人翘课出来也沒个伴,这里便成为我经常打发上课时间的地方。一天上午,我又习惯性地走入这个录影厅,斜靠在包厢的沙发上,若有所思又无精打采地看着熟悉的片子。? ? 不知看了多久,突然感到有人坐到了我的旁边,紧接着,一股很浓的香水味直逼过来。一个大约二十八九岁的少妇靠近我的耳边道:「我陪你一起看好吗?」? ? 正在我一脸愕然之际,她的一只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并在我的大腿内侧靠近敏感之处的附近来回不停的抚摸。我的心突然跳得很快,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艳遇」惊呆了。她开始用嘴唇一边在我耳朵上来回摩挲,一边告诉我只要给她三十元钱,她保证让我摸舒服。? ? 当时的我大脑一片空白,只记得她身上浓烈的香水味道让我的唿吸更为局促。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她的手摸到了我的鸡巴上,边摸边问我要她陪不?对女人身体强烈的好奇心让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她笑着把我的手拉了过去,从她衣服下面进入,直接放进了她的奶子上。接着她从后面松开了胸衣的扣子,我的手摸到了一对硕大而又绵软的乳房。她亲着我的耳朵,并往我的耳朵上唿出湿润的热气,然后开始用手来试图解开我的皮带扣。我一只手摸着她的大奶子,另一只手帮她解开自己的皮带,拉开裤子把开始变硬的鸡巴掏了出来。她开始亲我的脸,问我她的奶子好不好摸,手上则开始抚摸套弄我胀大起来的鸡巴。这是我第一次摸女人的胸,更是第一次让一个女人的手触碰我的私处。身体的快感夹杂着紧张和好奇,让我欲罢不能。? ? 这时我才渐渐回过神来,手也开始放肆地在她胸上摸起来,而她也开始有节奏地撸着我的鸡巴。这样大概持续了两三分钟,女人转过头来跟我接吻,舌头在我嘴里不停搅动。我能感觉到她的唿吸也开始局促起来,口中不时哼哼。这让我更加兴奋,她手上也加快了节奏,配合着我身体的变化,她开始情不自禁地叫起来:「哎,啊,受不了啦,舒服死了,」我明显感觉一阵突如其来的快感直沖云霄,磙烫的浓稠精液喷薄而出。她忙着拿出纸巾擦拭手上沾满的精液,边擦边嗔怪道:「也不告诉人家一下,你看被你搞得到处都是。不过你这根鸡巴也够厉害的,人家手都酸了,不像其他人,有的还沒等从裤子里拿出来就已经去了,哈哈,你女朋友倒是挺享福啊?下次有机会也跟你玩一次试试。」? ? 我边随口答道「好啊」,边从口袋中掏钱给她。心中却万分复杂,想到自己第一次与女人的亲密接触却是在如此尴尬的情形之下,一种莫名的罪恶感油然而生。此后每次去这个录影厅,心情都难以言状,好像害怕再次遇到这个女人一样。真沒遇上,心中又难免失落。两三次后的一天晚上,熟悉的香水味道再次飘然而至。她笑着对我说:「是在等我吗?」? ? 我也挤出一丝笑容:「算是吧。」? ? 她凑到我耳边说:「咱们到后面坐吧。」? ? 于是拉着我来到最后一排的包厢里坐下,刚坐下便抱着我亲起嘴来。我一边跟她亲嘴,一边把手伸进她的胸衣里面摸她的乳房,她看看四周,把衣服拉到乳房上面,让我亲她的奶子。我两只手抱着她肥硕的奶子,亲着她那黄豆般大小的乳头,边亲边用牙齿轻轻咬着。她很快便进入了状态,双手抚摸着我的头髮,口中开始哼哼起来。? ? 我的鸡巴硬得不行,拉开裤子想让她帮我撸。她用手抚弄了一会儿,又摸了摸我的蛋蛋,接着就开始脱下她的裙子,把我的一只手拉过去摸她的小逼。我慌乱地用指尖探索着她的阴唇,她或许感觉到我的笨拙,用手引导着我,马上就感觉湿得不行。这时她反身面向我坐到我的大腿上,边亲嘴边用手握着我的鸡巴进入了她湿润的阴道里。? ? 我瞬间感到一阵难以言状的感觉,从来不曾有过的快感充满了整个身体,我的鸡巴来到了一个从未到过的温暖而湿润的秘境,明显区別于手指的僵硬,却依然能够给龟头足够的刺激。她手握着自己的奶子送到我的唇边,开始扭动她的腰和屁股,有序地控制着深浅和节奏,同时大口喘息:「哦,你的鸡巴好大好有力,我舒服死了,被你的大鸡巴操死了!啊,」? ? 很快,我感觉自己即将失去控制,低吼一声将大股的精子射入她的小穴。她快速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亲了我一下就匆匆离开,留下大汗淋漓的我呆坐在黑暗的包厢里回味着刚才这快速发生的一切。失魂落魄的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懒得跟任何人交流,洗澡以后就睡下了。躺在床上,我回想起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回想起这个突然出现在我生活中的女人,我甚至还沒看清她的容貌,就把我的处子之身在那样一个不堪的环境中交出去了。只记得她穿一身黑色衣裙,还有那难忘的浓浓香水味道。那年我才16岁,也曾经有过朦胧中美好的初恋,那是我的同学阿静。我们曾经一前一后坐着,趁老师写黑板的机会传递纸条。? ? 私下的交往中,我们的接触仅限于牵手和浅浅的吻,始终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在我跷课以后,她几次好言规劝,几次动情落泪。? ? 为了打动我回心转意,她一次次给我写信,即便我根本不回。她甚至鼓起勇气找到我家里来,而我却仍然无动于衷。这天夜里,我知道我们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因为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无邪的中学生了。与她的下一次相遇发生在几个月之后,期间我再沒去过那个电影院。我试图把自己从罪恶的边缘拉回去,回到纯真的校园,回到纯真的初恋当中去。? ? 然而,人生或许就是这样,有些路是註定不能回头的。当我试着按时上课,却发现老师和周围同学那异样的眼神;当我试着认真听课,却发现当初的课本无异于「天书」。很快,我意识到我与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自己已经回不去了。我开始跟社会青年混迹一起,时常出入酒吧、檯球室、游戏厅等等,这期间也跟几个女孩发生过关系。? ? 一天下午,无聊的我又走人了电影院,想看看能否再遇上那个女人。果然,她又一次出现在我的身边,这次还多了一个穿白T恤的短头髮女孩。这个女孩年纪跟我相仿,打扮得也相对前卫,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坐在了我的另一侧。她刚坐下就把这个短髮女孩介绍给我,说她叫小钰,是她刚认识的一个小妹妹。? ? 小钰话不多,好像认真在看电影,而我跟我这个熟识的女人开始亲热起来。很快,她伸手过来把我的皮带解开,然后把我搂过去跟她亲嘴。就在我们热吻之际,我隐约感觉自己裤子的侧边有响动。我不动声色暗暗注意着身边正悄然发生的一切,原来是小钰在掏我的裤兜里的钱。正当她即将得手之际,我突然一把抓住她正要离开的手。我一把抓住她的脖子,问她刚才在做什么。? ? 小钰明显被我的举动惊呆了,支支吾吾不知怎么回答。我穿好裤子,让黑衣女子先离开,留下惊魂未定的小钰。我问她怎么解决,是不是想去派出所,还是让我的兄弟们来收拾她?? ? 小钰被我故作兇残的面孔吓哭了,泣不成声地求我饶了她这次。我一把扯开她的胸衣,抓住她的乳房,而她也表现出额外的顺从和配合,再次伸手去抚摸我的鸡巴,这样的举动勾起了我的佔有欲,掏出鸡巴就把她的头按了下去。她乖乖地用嘴唇套弄我逐渐胀大的东西,不时用舌头在龟头上来回舔,我则把手伸向她的裙底,将两个指头插入她的小穴。很快她口中发出呜呜的呻吟,同时也加快了套弄的频率,这让原本打算幹她的我沒能控制住,先在她嘴里射了出来。? ? 我命令她把精液全部咽下,然后把我的鸡巴舔干净。她只有服从,温顺的服从,为她做错的事付出应有的代价。正当她认真舔食的时候,我感觉鸡巴又再次硬起来了,我按住她的头,让她含得更深入些。沒多久,我就再次完全进入了状态,让她脱下裙子背对我,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体。她的阴道显然更加紧实,比我之前遇到过的都要感觉更好。我边幹边问她是否舒服,她似乎努力克制自己的兴奋,只是不住地摇头。? ? 这样插了几分钟,我拔出我的鸡巴,再次让她帮我口交,然后变换姿势再来,终于,我在即将爆发之前拔出,把精子射在她的脸上。小钰终于让我满足了当时所有的报復和性欲,然而正当她穿好衣服准备离开之际,我突然改变了我的态度。? ? 我一把将她按住在包厢的沙发上,她带着哭腔向我哀求,让我准许她离开并彻底原谅她的错误。我告诉她明早天亮才能让她恢復自由,她除了无奈和哀求,似乎无法改变什么。